陈凯歌和陈红: 到底是互相成全, 还是互相损害了?

再一看原著,徐皓峰(著有《逝去的武林》、《师父》等)。

阿城《孩子王》、李碧华《霸王别姬》,也都曾是陈凯歌的缪斯。

可惜,人的辨别力下降之后,是连识别缪斯的能力都下降的,不稳定。

在陈凯歌和陈红这对CP组合里,陈凯歌在创作上的重要判断,可能主要得靠他自己了。

我总有个感觉,他们越是捆绑得紧,越是孤单和疏离,相对于这个产业、相对于这个世界和时代。

他们算是彼此的缪斯了吧。

两人之间的艺术共生,以及建立在此基础上的知己情谊和情义,也早已超越世俗婚姻、家庭、男女情爱关系等。

他们都是大艺术家,也都“干净”得不带什么烟火味。

不是说烟火味一定不好,但是,作到艺术家,或者任何领域里的大成者,一定是艺术味盖过了烟火味的人。

杨绛、钱钟书这样的学术伉俪,自然是最完美,生活上既能互相搭伙过日子,精神层面上又是能彼此成就的缪斯。

男女之间的关系,最高的境界就是这种了吧。

但如果不能两全呢?每个人的选择都会不同,就我浅见,自然还是彼此能激发自己成长的“缪斯”来得更重要啊。

你成长了,有能力了,米面和汤,还会是问题吗?所以啊,从陈凯歌陈红这对彼此消耗的CP身上,我生出的感慨有如下几点:1. 人啊,尤其是女人,还是先要努力把自己活成一个缪斯,不管是在哪个领域里。

与其为男人做个二流的助手,不如做一个一流的自己。

这样你对他的帮助,也反倒可能更大。

“帮助效用”的核算,眼光要放远,目力要更深,很多时候隐形的帮助才是大帮助。

单纯的助手或者管家这活儿,不由你干,也能找到别人干好。

就好像曾经的张伟平之于曾经的张艺谋。

女人要有这样的眼光,男人也得有。

不仅是眼光,还有胸襟与互相成全的情义。

(如果当初陈凯歌看得到陈红身上的表演潜能,对自己不是太过于自负,也少点让陈红为自己个人服务、奉献的私心,包括多一点对外界的信任,陈红也可能不一定会走这条路。

哎,忍不住还想说一句,陈凯歌是真爱陈红吗,还是更爱他自己?)。

陈凯歌和陈红: 到底是互相成全, 还是互相损害了?

2. 男女之间,至少到了一定的层次之后,通常都是能一起谈诗与远方的,吸引力远大过一起吃米汤和面的。

女人,别因为自己能给男人做米汤和面就那么沾沾自喜,这种不被意识到的危机,才是真正的危机。

3. 男女之间,即使亲如夫妻,也应该彼此有空间有距离,别彼此捆绑得过紧。

一棵好树想要茁壮成长,总需要点空间,让自己的根伸展伸展,也总需要点来自广袤自然的阳光和雨水。

做彼此成全的伴侣,而不是彼此消耗和损害的。

早前《妖猫传》上映后,看到了不少蛮有意思的稿件,其中有多篇都在夸赞陈凯歌、陈红这对CP的角色互补——一个负责诗与远方,一个负责米面和汤,尤其是突出了陈红作为女强人的精明与能干,作为女性的伟大,对陈凯歌的成全。

是她的烟火味,才成全了他的少年气,最大地保全了他的才华。

凌潇肃夫妇罕见同框陈凯歌夫妇同框 图-1

可是,在我自己看了电影之后,再缕了缕陈凯歌自《刺秦》之后的作品序列,回头想想此般调性的言论,不由要叹息一声,还生出点啼笑皆非感。

本来,任何一对爱人之间的事情,其实都是人家自己的事情。

存在即合理,任何一对还在一起的夫妻、恋人,都自有他们的原因。

但抛开感情本身的问题不谈:陈凯歌和陈红这对CP在一起,从各自的事业角度看,到底是互相成全了,还是互相损害了?2先来讨论这个问题:对于一个艺术家而言,ta最需要的,到底是一个管家,还是一个缪斯女(男)神?我个人的答案显然是后者。

不是说艺术家身边不需要个类似大管家这样的角色,你我皆凡人,无论是生活还是工作,都难免有俗务、杂务要打点,可是,艺术家的立身之本,艺术家名垂千史的原因,终究是因为ta的传世才华与作品,而非一个被打点妥善的生活或者公司。

对于一个艺术家,或者此处更明确一点,像陈凯歌这样有艺术追求的导演而言,他最核心需要的,是一个能激发、滋养他创作才华的缪斯女神,而不是那个连剧组盒饭都在操心的女管家——前者具有不可替代性,后者其实具有很高的替代性。

能管事、可信任的制片主任重要,也的确难寻,可是难不过、也重要不过能在精神上滋养自己的soul mate。

陈凯歌的今日,不能不说与陈红对他近乎垄断式地“占有式管理”毫无关系。

3本来,制片人做得好,也是可以成为导演的缪斯的。

即便今日两人已不再是夫妻,可仍旧可以一起拍档,一起合作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